服務故事





永遠的將軍

在治療室內,才剛開始上課不到十分鐘,將軍就反覆地說著:「妳管我!」、「算了!」,過一會兒,對著他笑一笑,他又立刻微笑回應著說:「小姑娘,妳好漂亮!」。這位讓我又好笑又好氣的老頑童,可是一位豐功偉業顯赫的95歲大將軍,然而看著他專注力不足、記憶力退化等行為,總讓我想起我罹患失智症的奶奶。我奶奶會在飯桌上怒斥家父與家母,說孩子還未回家怎麼吃的下飯,而她口中所指的孩子,就是正在餵她吃飯的我,有時,她也會指著窗外的水泥路說她該去插秧了,她的記憶停留在過去-娃兒的我,務農年輕的她。

關於將軍,初次接觸是由夫人及女兒陪同前來診間,女兒表示希望可以改善父親常吐口水、喝水嗆咳的吞嚥問題,並希望父親可以清楚說話和開心唱歌。我眼前的這位長者,雖坐在輪椅上,但仍保持精神抖擻、氣宇軒昂的英姿,時而對我瞪大眼睛露出燦爛的微笑、時而眉頭深鎖轉頭找司機要回家,在連哄帶騙的情況下,完成初步的語言治療評估。

將軍由於吞嚥肌力不足、口咽部感覺退化,造成輕度吞嚥障礙,會忘記要吞口水;吞嚥反射速度跟不上流速快的液體(白開水),所以容易造成嗆咳。此外,由於失智症,將軍的專注力、記憶、語言....等認知能力退化,造成回憶、提取字詞困難,無法順利完成命名和敘述,所以在對話中維持話題較為困難。

初期與將軍的療程真像一場「征戰」,五分鐘一到,將軍的專注力一下降,我又要換上新的「彈藥」,引起他的注意。幸好,診所語言治療的時間為一小時,我有充足的時間,不斷地嘗試各種教學及素材,去達成治療目標。以外,感謝與將軍鶼鰈情深的夫人,提供我將軍熟悉的照片、喜愛的詩詞及歌曲,豐富了教學素材,為將軍設計出個人化的治療內容,不只提升其注意力獲得共鳴,也可延續應用至生活當中。在密集課程的訓練下,將軍在其喜愛的歌曲、詩詞接龍….等懷舊活動中,專注力至少可維持30分鐘,進而願意配合做發聲及對話的練習,以及學習一些吞嚥的代償策略,改善其吞嚥狀況。

治療的後期,將軍從不能、不願配合開口,進步到願意歌唱及朗誦詩詞2-3字的短句,甚至可與我對話討論當初如何追求夫人。由於掌握其優勢的閱讀能力,協助其較弱的回憶提取字詞的困難,在問答練習中,提供書面的圖片及文字輔助,以降低其挫折,拒絕說話的可能。夫人表示將軍在家中與其對話的次數提升許多;吞嚥方面,由於對話口腔動作的次數增加,喉部肌肉按摩、刺激吞嚥感覺動作,增進將軍自己吞口水的表現,所以在診間或家中已無吐口水的現象。也由於家人的配合,採用代償策略,改變將軍喝水的器皿等,所以也有效降低嗆咳的次數。

治療期間,家母曾對我說:『妳能與95歲的老人聊天,是妳的福報。』我珍惜著這份福報,等待著、陪伴著他可以專注的時間,嘗試給予他熟悉溫暖的時光,刺激他的認知語言表現,指導可以施行的吞嚥策略。在療程的最後一堂課,和藹、智慧的夫人與我一同進行治療活動,陪同將軍念著他熟悉的詩詞-王維的《相思》:『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…』,一起沉浸,在夫人的眼神中,看到永遠的將軍。


(左圖下方為89歲夫人手寫提供的詩詞教學素材)



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何靜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