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姊夫

五十多歲的張先生,中風已經三年多,照顧他的人不是太太或外傭,一直都是姐夫!

我記得張先生在住院時,姊夫就時常住在醫院照顧和陪他做復健。原來張先生當時就與太太不睦多年,所以張先生住院,全是家族中的姊妹和姊夫在打理。張先生嚴重的失語症,讓太太覺得應該可以請法院裁決,將公司的經營權轉移到她的名下。全家族知道法官可能來到床前詢問張先生,大家都甚為緊張,張先生真的可能說不出也寫不出來法官的質詢。

那天,法官靜悄悄的來,張先生剛好從廁所出來,法官比著手勢就問他,這是甚麼?張先生竟然可以正確地說出「手錶」,張先生有清楚的意識,還有銳利的眼神和適當的臉部表情,法官就當場做出裁決,張先生的公司經營權不需轉交給太太來協助經營管理。姊夫說這一段往事,是捨不得妹夫的委屈。

姊夫從急性期的住院,亞急性的住院復健,三年多的慢性期並在各大醫院診所、民俗療法等等進行復健治療,都是由姐夫在接送和陪伴。姊夫不只是司機而已,幾乎是24小時的陪伴、治療師在做物理治療或職能治療時,三年來是片刻不離,仔細看如何進行治療和手法,回家後也是片刻休息後,繼續協助進行復健。

姊夫還特定在張先生的對門買房子,方便就近照顧。姊姊打理媽媽和弟弟的日用飲食,且幫忙語言治療的功課複習等,姊夫就忙進門出,每天早上到診所報到,星期一、三、五到三總復健。反而是張先生本人,因為天氣冷,血管的血液循環不好,四肢僵硬,一移動就痛,心情也就低落,不願意出門;這時姊夫也能理解,會幫忙按摩緩解疼痛,風一吹都會像千萬隻螞蟻在咬,張先生痛到不行,難免也會耍脾氣,姊夫總是耐著性子多做一些,溫和的勸說,等著、配合著吳先生的蹣跚腳步!幸好,假日家族會有聚餐,全台北好吃的餐廳都留下足跡。

兒子中風,我看過不眠不休的爸爸媽媽。爸爸中風,我看過持續積極的女兒。但是我從來沒有見識過,這麼有愛的姊夫和姐姐。

姊夫說,自己家族的人,這些付出,不算甚麼。姊夫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,與姐姐全然投入弟弟的復健生活中,這是甚麼樣的感情,可以如此委身於妹夫的復健中,這份情感和付出超出我對姻親的認識,我想告訴姊夫,你真的好偉大!
 

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