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退休老師的說話苦惱

五十出頭的數學老師,選擇提早退休,原本以為從此可以過著快樂似神仙的退休生活。但是說話的困惱,讓吳先生來到診所。英俊瀟灑的他主述對陌生人和講電話時,講的特別不流暢,甚至講話會有怕怕的感覺,退休後反而覺得說話更差了,很想知道自己的發音有什麼問題?有什麼辦法可以放慢説話速度?有什麼方式可以說得比較流暢?

發音正常、焦慮過高
吳先生在主述問題時,音量適中,清晰度佳,只有說話速度快一些,在言語中約有2-3%的字的重複,是臨界的口吃言語表現。在說話時眼睛會閉起來,經由問卷中,發現輕度不能放鬆,會心悸和心跳加快,心神不寧、緊張、害怕失控、呼吸困難、恐慌、腹部不適等;確認吳先生有生理緊張和壓力,輕度的焦慮反應。

大腦反應讓說話速度無法放慢
為什麼吳老師有說話困擾,卻可以在學校教數學二十五年,與同事溝通良好?吳先生自己表示教書時不會緊張,所以可以控制。但是家長日,就如坐針氈,流暢感也喪失了,所以仍選擇提早退休。吳先生的說話速度無法控制,根源是來自大腦。大腦每個區域有其獨特作用;在理性大腦白質下的灰質腦區,掌管情緒之邊緣系統的杏仁核,主管負向情緒,可能因為先天或過去經驗的累積,容易被情境、想法和預期等活化,甚至強大,反而抑制理性大腦的運作,也就是壓力使腦中一片空白。所以吳先生無法把說話速度放慢,只想要快快把話說完。

在治療室中,吳先生漸漸地可以把話慢慢説,也說得相當流暢自然;然而在評估期間接了一通電話,說話速度就快了,也急促了,流暢性就差了,字重複的頻率明顯的增加。所以「當交感神經旺盛時,如何可以放鬆下來?」當大腦把一些中立的刺激視為危險,腎上腺素就會分泌,讓心跳加快、手心出汗;因為這是天生的生存法則:戰或逃的反應啟動,導致吳先生的説話速度無法放慢,想快點結束談話;縱然知道不理性,但無法控制生理的自動反射。

學習如何放慢下來,是可以透過認知行為治療-行為治療與認知治療的結合,察覺生理焦慮和學習放鬆及減敏感等,以目標導向與系統化的程序,進而類化至日常生活等情境。

適時換氣、說的順暢
吳先生覺得自己說話,有時氣不順。除了能放慢説話速度,透過文章標點符號,瞭解說話是要有適當的換氣,而不是一大段,直到句號才換氣。

學校的環境,明確清楚的上課內容,可安全並如預期地,與同學和同事交談並處理之間的人際關係;相較退休後,陌生人和打電話等都無法預期,反而說話機會變少;又氣自己沒有辦法講好。加上小時候軍人父親的打罵及高期望的陰影,吳先生在第一次評估時,從一進門自評為中重度的説話困難,但回家前,他自評就極軽微。

然而,吳先生的說話問題是可以透過語言團體治療,得到全的改善。根據研究顯示指出,口吃的人,如果有同伴或團體互相分享與支持,能更有正向的態度及自我解決問題的能力,並擁有較高生活滿意度和價值感。安德復口吃團體課程的設計重點,以個案導向為主,以小班的團體課程,搭配一對一的密集治療課程,讓患者清楚自己口吃的言語表現、態度、感覺和想法;並可自訂目標、清楚選擇應對的方法。

 

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