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友誼

單身,沒有家人,四十幾歲的談先生,去年年底在大陸中風,朋友們考量復健的長遠,所以迅速安排回台灣治療,在台灣大醫院緊急處置和治療,肢體的動作復原迅速,不久就恢復行走和洗澡等日常生活的功能,然而語言區仍嚴重受損,於是展開語言復健。

談先生個性溫和、積極和努力。大學的同學和結拜兄弟也都非常關心他的復健情況,並與治療師一起討論。尤其是認識不到五年的香港友人,小胖和Francis等人,更是風塵僕僕地從大陸和香港多次來探訪。其實,我們的復健緣分,也是由他們一手牽起; 談先生中風時,是他們先上網搜尋和聯絡,並一起陪伴他到診所做評估,開會也一起參與,討論評估的結果及復健目標等。直到談先生熟悉安養院,及到診所的交通路徑和坐車安排等,他們一行人才回到深圳去,在復健期中,並多次回來探訪和討論談先生的進步情況。

談先生的聽理解和口語表達都有嚴重障礙,相較下,閱讀的理解進步較快,是非的聽理解,也在第三期治療後,才有明顯進步。初期有言語失用症(Apraxia of Speech),無法有效計畫語音動作,很多的掙扎和嘗試錯誤,慢慢地,談先生可以模仿語音和語詞,但容易忘記剛剛覆誦的語音。在治療後,語音的保留有明顯的進步,透過重複覆誦來維持語音,但仍不易自己提取(需提示動作或第一個音)。

最近的語音保留時間更長了,也偶而可以自己提取正確的二字語詞,尤其有語意的提示和支援下,甚至可以覆誦句子。也可以透過語意回答語詞,例如:相反詞,聽到黑 可以回答「白」,胖可以回答「瘦」,約可達八成。這表示談先生大腦內語詞的語音和語意是相當完整,透過訓練,已經撥雲見日,只是語音規則無法主動計畫和執行,之前都只能仿說,現在已經啟動主動提取,只要有足夠線索。談先生語音的提取以往都要透過由下而上(透過聽覺來嘗試仿說),現在也可以透過由上而下(從大腦已有的語意系統),正確提取語詞,構音的動作和方式正確許多,可以從內監控和修正;另外透過書寫的方式也比語音輸出來的容易,所以大陸那頭的朋友也透過WE chat 可以知道談先生在「劍潭 走走」。

談先生樂觀隨和的個性,讓他有許多朋友;好朋友願意支持和協助,不僅是在精神上、更在財務支援,讓他可以持續做治療,雪中送炭的友誼讓人感佩。今天小胖和Francis一行四人三度來台,除了與治療師聊聊、聽聽談先生的療程報告,與院長討論治療的後續和再預付治療費外,另外就是要帶他去南部旅遊走走,這種比家人更像家人的感情,比情人更愛你,他們是永遠的朋友........
 


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
曾鳳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