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故事



業餘聲樂家與運動家

58歲的吳先生,數年前,照顧臥病在床的媽媽一整年,在媽媽往生的那一年,身心俱疲,選擇結束日正當中的工廠事業,也終結空中飛人的生活,終於回到三千金生活的西雅圖,享受溫暖的家庭生活。吳先生早上打網球,下午練聲樂,與親愛老婆參加各式各樣的藝文活動,退休生活不亦樂乎!

在今年過年前,安排回台灣做心臟手術,因為凝血功能不佳,造成右大腦動脈出血,導致右半邊癱瘓。熱愛運動的吳先生當時的沮喪痛苦,非言語可以形容。吳先生為了能重回到球場,他發揮拼命三郎的精神,除了在治療室努力做復健,在病房更是不停歇,每每都需要冰敷,以消除過度使用造成的肌肉酸痛;在經過二個月的努力復健後,肢體恢復了七八成。

經友人介紹,吳先生開始接受《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》的密集治療,希望能恢復矯健的身手,重回到球場廝殺的水準。同時治療師也注意到,吳先生說話的聲音偏小聲,清晰度也不佳,偶而要請吳先生再說一遍,才有辦法完全聽懂。但是評估其言語機轉,呼吸、發聲、共鳴、構音和韻律,沒有明顯的麻痺或無力,也就是這次中風,並沒有影響他的說話有關的神經;然而,吳先生主觀的感覺,他說話確實有些吃力!

吳先生的語言目標,希望聲音可以大聲些、發音可以清晰些,所以語言治療採取「大聲說話法Lee Silverman Voice Therapy-Loud」來進行治療。其中的技巧有發聲練習和發出最大音域的練習,這二種訓練也讓吳先生回到熟悉的聲樂之暖身練習中。長期擔任合唱團獨唱男高音的他,也很納悶,唱起歌來,聲音宏亮又渾厚,但是說起話來,就是音量小、咬字不甚清楚。吳先生本人一直以為,可能是因為小時候眾多兄長姊的管教,造成個性比較壓抑,所以說話會如此!

事實上,原來吳先生在唱歌時,是使用腹式呼吸,發出聲音可以又長又不費力,但是說話時反而是用胸式呼吸,氣流較短。加上說一段話,數個句子後,才換一口氣,就會憋氣;說話說到最後,氣會不夠,聲門下壓力不足,聲帶無法有效振動,音質會略沙啞;所以說話容易覺得累,要大口吸氣。

經過密集治療後,吳先生體會到腹式呼吸應用於言語中,原來就有很棒的職業級共鳴;也就是喉腔、口腔、鼻腔和整個頭顱的共鳴,讓吳先生聲音清晰度和構音的完整度強化許多。這樣的方式,讓吳先生說話輕鬆許多!

雖然吳先生的肢體復健,目前還沒有辦法回到網球上,成為一名高手。但是他深厚的聲樂基礎,加上使用腹式呼吸說話,明亮的音質、前置共鳴、清楚的構音與動作,就有廣播電台主持人的水準!在治療室,聽他敘述豐富的人生體驗,精彩的美食、旅遊和探險故事,做他的語言治療師真是享受。

 


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
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
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